漫长假期如何处理与父母之间的冲突

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造成了生命威胁,也构成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威胁。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教育部高等学校心理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与北京心理学会,邀请了国内30余位心理学家,针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可能出现的诸多心理危机,给出了专业的心理干预建议和答疑解惑,助力在不同战线抗击疫情的每个我们,积极应对,用“心”战“疫”。

受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影响,原定的回家七日游变成了居家长假。从刚回家时的“手中宝”“心头肉”到“相看两相厌”,在这个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一些同学似乎难以在家和父母度过一个风平浪静的假期,和父母之间有了些许矛盾。

1988年7月至1989年7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探公司纪检组副组长、机关党委副书记;

2018年6月,退休。

我们和父母都需要学会相互尊重,尊重彼此的自主意志和选择自由。当然,我们要用行为证明自己确实可以为自己负责,证明我们有使用自由的能力,而不是三番五次违背承诺。父母当然也有表达期待的权利,然而,是否要接受这些期待,以及如何来做,是我们自己的思考和担当。

请求:提出具体的、正向的,而非抽象的、负向的请求,注意区分请求和命令的区别。

感受:具体地表达自我的感受,注意区分情绪与想法的区别;

2001年10月至2004年6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查局局长、党组成员;

2006年3月至2010年9月,内蒙古地质矿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委书记、总经理、局长;

1、父母可能会以不科学的态度面对疫情,被谣言吹得东倒西歪、人心惶惶,并且将焦虑的情绪传递给我们,他们可能经常说“天哪,咱们家里的人要是染上了,那就完了”,他们还不断叮嘱我们出门要戴口罩,进门要洗手,鞋底要消毒……絮絮叨叨让我们无法忍受。

例如,在和父母关于玩手机的分歧中,我们可以表达“对于玩手机,我是有自律和规则的,请您们放心。”

3、用积极的视角看待冲突。

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内蒙古地质矿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

前段时间,微博上曾经有个热搜,叫做“疫情结束前不要和家人吵架”,因为“到处都封路了,吵完架也不能离家出走。”

对于疫情严重国家,确实有困难急需回国的留学人员,党和政府将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协助他们逐步、有序回国。留学人员要在登机之前、旅途中、入境后积极配合民航、口岸和地方防疫部门严格执行各项防疫规定,既对自己的健康,也对广大公众安全负责。我们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有关要求和工作部署,关爱留学人员,为留学人员服好务,解决好他们的实际困难。

2004年6月至2006年3月,内蒙古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委书记、局长;

杨永宽,男,蒙古族,1955年11月生,内蒙古准格尔旗人。大学学历,中共党员。1977年9月参加工作,197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通知》要求,各市、县(市、区)住房城乡建设部门要在当地政府的统一领导下,联系当地防疫指挥机构掌握用于防疫隔离点的全部城乡房屋清单,立即组织开展安全排查,做到一处不漏。对于其他城乡公共房屋,按照《浙江省房屋使用安全管理条例》规定,制订其他各类城乡公共房屋使用安全排查工作方案,报当地政府同意后组织实施。

随着我们的慢慢长大和成熟,会在心理和精神上逐渐与父母分离,形成自我的边界。然而父母有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仍然希望我们倚赖于他们,受控于他们,继续作“妈宝男(女)”。 于是我们同父母在“做自己”和“听我话”之间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观察:清晰地表达观察的结果,注意区分描述与评价的区别;

1990年9月至1991年11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探公司纪检组副组长、机关党委书记(正处级);

针对上述情况,我们必须要统筹考虑、积极稳妥、精准施策,目的就是要千方百计确保留学人员的健康和安全。外交部、教育部和我们驻外机构,根据驻在国当地的实际情况,面向留学人员提出有针对性的指导意见。据我们掌握,大多数留学人员按照世卫组织和国家疾控中心的权威建议,秉持“非必要、不旅行”的原则,他们仍然选择留在当地,这也有助于避免仓促回国引发交叉感染,或者因为中转国家的边控措施而中途受阻,也可以避免后续对学业签证可能产生的一系列影响。

我们要聚焦于“我想做什么、能做什么”,给自己安排一个有目标、有计划的假期,既不是游手好闲、过度享乐,也不受制于父母的逼迫,两者都会让我们丧失学习动力,造成情绪困扰。这里教给大家一句口号,在迷失自我的时候,作为积极的自我暗示,“我现在长大了,我可以自己说了算,我为自己负责”。

在齐家方面:要多理解体谅父母,多帮父母干活、多陪陪父母,孝顺父母。

1994年1月至1997年10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查局副局长、纪检组长、党组成员;

2020年的寒假注定是一个特别的假期,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与自己的内心告白,我们也会渐渐明白,最幸福的家庭也混杂着斗争与乐趣,学会如何与父母相处,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与同事相处、与朋友相处、与爱人相处……(作者:刘海骅 )

《通知》提出,各地排查中要重点关注前一阶段暂停使用的各类酒店、商铺、文化馆、体育馆、教育楼、寺庙等城乡房屋的使用安全。对于符合安全鉴定情形的,必须委托进行安全鉴定,排查安全隐患后方可投入使用。对存在发生房屋安全事故现实危险的,要立即启动房屋使用安全应急处置预案,确保人员安全。

1982年10月至1985年4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探公司纪检委干事;

1977年9月至1982年10月,内蒙古地质勘探公司设备材料科干事;

一方面,吵架是一种直接释放情绪的方式,它将一直隐藏在内心的愤怒和不满表达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完成关系的连接与修复。否则冲突也许会以更加具有破坏性的形式出现,例如冷暴力、伤害自己、离家出走等等。

在修身方面:一定要好好学习,要早睡早起,勤奋努力,干正经事,少碰手机,别打游戏。

1987年8月至1988年7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探公司纪检组副组长(副处级);

1989年7月至1990年9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探公司纪检组副组长;

2010年9月至2014年4月,内蒙古地质矿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局长;

3、父母的行为侵入了我们的边界。一些父母会要求看我们的手机信息,甚至没收手机,擅自闯入房间,翻东西……当我们说“这是我的东西,你不能动”,他们或许会说,“什么你的我的,你还是我生的呢,连你都是我的”。

碰到和父母有分歧的时候,我们要直接表达观点、情绪和需要,而不是用指责和对抗的方式,也并不需要争出一个对错。心理学家马歇尔·卢森堡在《非暴力沟通》中提出了沟通的具体做法:

1997年10月至2001年10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查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需要:在感受和期待之间建立关联,让对方了解我们真正的需要;

2、父母对我们有很多的期待,在父母反复的强化下,我们产生了逆反心理,他们越说,我们越不想做,他们就会有更高频率的唠叨,更加严厉的指责,结果我们就更不想做,形成了恶性循环。那么,父母常见的期待可能有哪些呢?

另一方面,当父母表达了他们对我们的强烈情绪和不满后,我们可以尝试着更好地理解父母背后的需要:希望得到我们的理解、尊重;希望和我们更亲近;希望我们将来过得好;希望我们不会走弯路……

在家的时间长了,吵架可能难以避免,遇到矛盾,很多同学可能都会选择逃避,一走了之。而此时此刻,我们确实无路可逃。不得不面对现实,再一次开启“如何处理与父母之间的冲突”的解题模式。该补的课,终归是要补的。

一、从孩子角度看与父母吵架的原因

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表示,我国海外留学人员的特点,一是人数众多,据教育部门统计,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160万人,目前尚在国外的大约140万人。二是留学人员分布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美国约有41万,加拿大约23万,英国约22万,德国、法国约11万,澳大利亚、新西兰约28万,日韩约18万,分布很广。三是所在国的疫情发展阶段不同,采取的防控措施也不同。四是留学人员处境不同,需求也存在差异。

我们为什么会和父母吵架,以及应该怎样应对和他们的冲突?

1991年11月至1994年1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查局纪检组长、党组成员兼机关党委书记;

1985年4月至1987年8月,内蒙古有色地质勘探公司纪检委副书记(副科级);

在安全排查中,浙江提出要充分发挥技术队伍和信息系统的作用,加强信息发布和报送。如各地要及时发布用于防疫隔离点的城乡房屋和其他公共房屋安全排查有关信息,及时接受咨询和投诉。针对疫情期间居家人员较多的情况,要配合做好城乡房屋防火防爆等安全管理工作。(完)

2014年4月至2017年6月,内蒙古地质矿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局长;内蒙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