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小康统战心声】我的三年驻村记忆

【全面小康 统战心声】我的三年驻村记忆

2020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接力奔跑,仍需加劲冲刺;千年追寻,圆梦就在今朝!全面小康奋进路上,统一战线从未缺席,定点扶贫、驻村帮扶、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光彩事业、万企帮万村……广大统一战线成员和统战干部积极发挥优势,贡献智慧力量!即日起,“统战新语”开设“全面小康·统战心声”专栏,刊发统一战线成员和统战干部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亲历者、参与者的所思所感,以小见大、见微知著,以个体的“微故事”反映历史的“长画卷”!

星火村是新中国第一个集体农庄。上世纪50年代,通过发展集体农业曾经一度辉煌。但后来随着“外出务工潮”出现,村里90%以上的村民都到外地打工,集体经济逐渐萎缩。2017年,村里留下的40多户中,有22户是像李泰玉家这样的贫困户,家庭年收入不足3000元。

三年多对于人一生来说,不长不短。说它不长,是相比于人生的漫漫长路;说它不短,是因为在这段时光里,一个人的所见所遇也会很多。驻村至今,村里的环境和面貌可以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贫困农户都实现了增收脱贫,村民的生活方式也在潜移默化地变化着。在主观上,对时光的感受也在改变:原来刚到村里驻扎,因为环境突然迥异、工作及生活方式改变、会感觉时间过得有些漫长,幸好有工作队的同事相互交流鼓励、有村干部和村民热情帮助,才逐步适应了驻村工作和生活的节奏。脱贫攻坚工作是艰巨而繁重的,在一个人全身心投入工作以后,时间的流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一周、一月、一年都好像在不经意间掠过,再回头时,已经有几个春秋了。现在,扶贫任务即将收官,好像又觉得时间有点过得太快,结束驻村的日子将要临近了,村里的山和田野、人与乡俗,这已经熟悉的一切,又让人生出一点不舍来,希望时间能放缓它的脚步,慢一点变成记忆。

“全面小康路上一个也不能少”,如何让村里人在小康路上不掉队,崔哲俊和村委会左思右想,制定了“脱贫三步走”:第一步就是在2017年,向县里申请光伏发电和秸秆发电扶贫项目,每个贫困户可以增收四千元;第二步就是成立民族食品加工厂,腌泡菜、做打糕,传承朝鲜族传统手艺,还增加了收入。这脱贫的几步走,带动李泰玉一家的收入从不到3000块增加到去年近20000元,两年前,他们还搬进了村里集资建设的80多平米楼房。

集中清退一批研究生,于高校而言,应该是类似于一个“挥泪斩马谡”的行为。学生不能达成学校的毕业要求,必须按章处理,通过严格制度,来规范学生的行为,以达到“不清退”或者“少清退”的教育目的。但另一方面,高校也得“挥泪”反思,怎么样才能更好地让学生不清退或者少清退。这就是加强培养力度,完善导师制度,提高导师指导频率,降低指导学生规模,严格和完善招生考试、课程学习、论文开题、中期考核、论文答辩等环节,真正建立研究生分流退出机制。此外,还应该建立多元灵活的学业管理制度,如休学、转学、肄业、结业等,让学生在毕业和“被清退”的非此即彼之外,还有更多更优的选择。这是研究生管理在数量越发庞大之后必须直面并加以解决的问题。

近期大规模集中清退研究生,很大一部分是补过去研究生管理的历史欠账。必要,但不会成为常态。步入21世纪以来,研究生教育进入飞速发展期,研究生录取人数从20年前的10万左右跃升至今年的110万人,博士生录取人数从20年前的2.5万左右跃升至今年超过10万。数量的急剧增长,相应的管理却相对滞后,多年不毕业也不再参与学习的“僵尸”研究生数量越积越多,已经严重影响了研究生教育的质量和声誉,所以近年来国家陆续出台了加强研究生管理、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的系列文件,提出要完善研究生培养分流退出制度,“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落实及早分流,加大分流力度”。而要建立实施新的分流退出制度,清算和处理历史欠账,对早该分流退出的学生进行集中处理就成了改革的前提。

掐指算来,在会昌县的精准扶贫帮扶村驻点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几年下来,静心回想驻村工作的经历,会有一些点滴闪现出来,激起人心中的感触。

“狗不理” 在赣南的山村会发现一个普遍现象,那就是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初到山村,独自上户或者在傍晚以后出门,遇到被狗拦路是寻常事。为防被咬,一般下户时手里都要抄起一根木棍傍身。时间是最好的催化剂,变化总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驻村日久,我们不光和村民们愈发熟络,也逐渐丢掉了那根傍身的“打狗棍”,出门被狗撵的尴尬情况基本不再发生了,甚至有些农户家的阿黑阿黄看到我们还会迎上来摇起尾巴……上户时变成“狗不理”,做基层群众工作才算是“入门”了吧…… 山泉 “老屋场的后山有山泉,水质好水量也大,可以供全小组使用,但是建集中引水资金不足,向上请示也没立项。”驻村第二年,一个村小组委托村干部向我们反映情况。解决村民用水困难是大事,应该想办法帮帮他们。在向市委会领导汇报后,我们跟随村民拨开层层荆棘,沿着后山崎岖泥泞的山路到水源地勘察,经过规划、匡算制订了方案和预算,在领导的鼓励和帮助下,很快找到了民革爱心企业家的资助,在购齐材料以后,全组村民投工投劳,短短一个月内建好了引水设施,把水管拉到了每户的门前。当汩汩山泉从村民家的水龙头里冒出的时刻,村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让我们印象深刻。此后,每当经过这个小组,总有人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吃杯茶”,在这杯清澈的茶汤里,好像总能品出一些别样的甘甜…… 温暖 住在村里,闲暇之时总会出去转转,总能在路上遇到各家的孩童,这些农家孩子大多比较腼腆,见到我们并不喜欢答话,往往怯怯地跑开。离村委会不到一公里,有村里唯一的一所学校,只有小学一至四年级。在和校长的攀谈中得知,全村十几个屋场(村小组)有近百名学生在这里就读,有很大一部分是留守孩,他们大部分到校后中午不能回家,中餐就在学校吃。一到冬天,很多孩子带到学校的水很快就变成了凉水。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向领导提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为这些孩子们解决便携保温壶,获得了肯定和支持,在民革企业家的慷慨资助下,在当年天气变冷前,九十多个孩子的书包里都装上了崭新的保温水壶。在学校发放水壶那天,很多孩子兴奋地向我们道谢,好像跟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从那天以后,在村道上、在农户家里,主动跟我们说话的小孩变多了,有人说过:“温暖别人就是温暖自己”,孩子的心是淳朴而简单的,我们只是给他们送去了一点温暖,却也在不经意间温暖了自己的内心。 路 村里到外面原来是有一条水泥路的,但它依山就势蜿蜒崎岖,是标准的“羊肠小道”,宽度仅容一辆四轮车单次通行,如果对向再来一辆两轮车,双方都得停下来慢慢让车。还有几个比较偏远的村小组原来都是泥巴路,遇到雨季出行非常不方便。几年间沧海桑田,这些道路一天天变化,通村主干道拓宽到了六米半,水泥路实现了“组组通”。现在随着收入的提高和交通的改善,很多农户都已经购买了汽车,现如今走在宽阔平坦的村道上,不时就有一辆辆小车飞驰而过,让人感慨万千,总会回想起村道改造时的艰辛。开挖路基、铺设水稳层、路基自然沉降、水泥硬化,我们和村民一起盼望着施工的进度,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常态,也遇到过车子在泥里打滑漂移、爬坡倒溜等等险境。终于,在所有人的企盼、期望下,一辆辆水泥搅拌车开进来,一条崭新、宽阔的马路呈现在人们面前,如今,公交车也早已开进了山村,出行变得越加方便,连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们也开始卸去顾虑,经常相约去“赴圩”了,这个原来被“偏远”所定义的山村好像正在甩掉它的旧标签。这是精准扶贫的政策福利,它实实在在改变了每一个农村人今天的生活,也必将为他们的明天带来更大改变……(作者马德俊系民革赣州市委会干部,2017年至今在赣州市会昌县庄口镇下芦村担任驻点扶贫工作队员) 【编辑:陈海峰】

如今,星火村已经有30多位外出务工村民准备返乡创业。去年3月开工的“星火庄园一号民俗村寨”已建成33栋民宿、4000平米垂钓园,还有花苗培育和果蔬采摘项目。崔哲俊说,项目全部建成后,预计可实现年接待游客超10万人次,全村增收将超过2000万元。

由于疫情防控要求,佳木斯市星火朝鲜族乡星火村在近六个月以来,召开了第一次村民大会。

(原题为《多几个角度看待“集中清退研究生”》)

2019年,星火村22户贫困户已全部实现脱贫,但村委会依然在贫困档案里详细记录了他们目前的家庭收支情况。

清退研究生,尤其是大规模集中清退研究生,对在校生也是一场无声的震慑教育。有效,但不应该成为常态。“清退”本质上是一种教育惩戒,并且是最严厉的教育惩戒。“清退”的严厉和特殊在于,它是一个被动接受的行为,基本上没有任何回转或者商量的余地,学生的声誉自然也受影响。最严厉的方式,本不该成为常规手段。反过来如果当这种大规模集中清退成为常态,学校的教育至少是惩戒或预警体系很大可能出了问题。当然,制度在前,该清退的还要清退,只是这不应该是大学“严出”的主要观感。

韩柳花是崔哲俊动员回来的第一个外出务工村民。2018年,她将在青岛经营了近10年的配菜公司做好股权分配,回村担任妇联主席带着大家开展特色种植。

加纳计划今年12月举行总统选举,6月30日起开始进行选民登记。据报道,卡洛斯·阿亨科拉此前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在自我隔离期间违反相关防疫规定,造访了他所在选区的选民登记中心。

公告说,阿库福-阿多总统告诫政府官员应在严格遵守防疫规定方面起表率作用。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