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公司拟赴美上市IPO估值50亿美元配得上吗

互联网健康保险保障公司水滴公司终于要上市了?

近日有消息称,水滴公司计划2021年第一季度正式赴美IPO,募资规模预计为5亿美元左右,高盛、美银等将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水滴公司的用户是非常明确的,变现模式也非常明确,但变现途径以及变现方式,水滴公司似乎还并未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而对于水滴公司来说,如何平衡公益、流量与商业之间的关系,是水滴公司需要解决的难题。

彭博社以33岁的阿曼达(Amanda Steinhauser)为例,在疫情之前,她在新泽西州布莱克伍德的一家小公司上班,每小时能挣14.75美元,而现在,她的失业救济金几乎是原来收入的两倍。结果,她不仅还清了一些信用卡债务,每周还能省下几百美元。

水滴公司官网数据显示,水滴商城的用户有76%来自于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这一点也是跟公司本身流量来源有关,公司有超过70%的捐款用户也是来自三线以下城市,用户画像与拼多多颇为相似。

好比经济学上的“不可能三角”,保持健康的财政、恢复经济、控制疫情似乎已经成为了当下美国无法同时解决的三元悖论。也许对美国来说,先搞清楚“控制疫情、重启经济、恢复就业”的顺序和逻辑,才是走出困局的出路。(央视记者 王逢治)

未能控制疫情就强行推动重启的后果已经反映在就业市场上。疫情反弹严重的州失业人数出现飙升,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加利福尼亚州等上周的初请失业救济人数名列前茅。据美国银行统计,目前已有22个州的重启计划暂停或倒退,就业市场面临二次打击。

而公司官网另一项数据显示,用户购买的主要保险品种均是月均几十元的险种,最贵一年也不过1000元。也就是说,即便是大家信任平台,但也主要是一些小额险种,涉及大额的险种时就陷入了比较尴尬的境地。

第17周,美国失业人数下降的趋势已经近乎停滞,在跌破200万之后进入了平台期,整整用了7周的时间仍然不能跌破130万人(见上图);与此同时,持续申领失业救济人数的下降步伐也十分缓慢,最新的一周仍然保持在1700万人以上。这些数据显示,美国真实的就业形势仍然非常严峻。

对不少人来说,这笔钱来得比较容易。根据芝加哥大学的一份调查,有失业保险资格的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失业比在职工作挣得还多。

水滴公司这套看似完美的商业闭环,实际却存有不少缺陷。

但到7月底,这样的“好事”可能就要结束了,因为持续不断的补贴已经成为了美国财政的巨大负担。

水滴公司,“王牌缺陷”

根据公开数据,截至6月份,2020财年美国联邦政府未偿债务的利息支出已经超过4000亿美元($405,538,191,141.95);和这个数字能进行直观比对是,受疫情影响,美国联邦政府今年6月份的财政收入只有2420亿美元(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这意味着,美国6月份的财政收入还不够支付全年的债务利息。

流量变现自然成了水滴公司的考虑重点。水滴公司从互助、筹款过渡到保险,上线水滴保,转型水到渠成。“筹+互助+保险”水滴公司构建了一套“三级火箭”式的商业闭环。而也正是凭借这套商业闭环,水滴公司在资本市场博得青睐。

再加之疯狂扩张后,公众对其信任的消耗。近些年来,水滴公司迫于变现压力,加大力度的“弹窗广告”,诱导用户,随之而来的是用户的加速流失。

但实际上,消费之所以在5000万人失业的情况下还能出现较大反弹,主要归功于美国“直升机撒钱”式的经济纾困计划,尤其是第三轮2.2万亿美元救助法案大幅提升了失业救济的水平,由联邦政府出钱,将领取失业救济的时间延长13周,每周还增加了600美元,最多可以领取到7月份。在疫情之前,美国的失业救济金平均为每周387美元,而经过调整之后,一些州的失业者每周能领取上千美元。

16日,与失业数据同期公布的美国6月份零售额环比上涨7.5%,这一数据被视为暗淡经济形势下的一抹亮色,因为消费是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民间的一些数据更能说明找工作的难度。据招聘网站Indeed的数据,截至7月10日发布的岗位需求数量比2019年同期减少约23%,旅游住宿等行业的岗位需求更是“蒸发”掉了50%以上。

强推重启的后果作用于就业市场

彭博社分析,随着全美新冠病例激增和经济重启受阻,劳动力市场的复苏正在停滞;而且,随着7月底联邦补充失业救济金将停止发放,以及各个领域的需求持续低迷,情况还有可能恶化,例如:美国航空和美联航均已表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裁员上万人。

今年7月23日,有媒体就曾报道称水滴公司最快今年年底之前完成上市,IPO估值预计为40亿美元至60亿美元,并正以20亿美元的估值在一级市场中融资2亿美元。

赵克志表示,希望双方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保持战略沟通,加强执法合作,共同抵御域外势力渗透干涉,深化在打击“三股势力”、禁毒和执法能力建设等方面的务实合作,进一步完善“一带一路”重大合作项目安保机制,共同维护好两国战略利益,推动中塔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2016年,水滴公司凭借网络互助起家,借助社交网络推出首款产品“水滴互助“,这种迎合更多人保障需求的做法,让水滴互助饱受好评,先天性互联网基因以及新传播特性,也使水滴公司在短期内迅速积累了海量用户。

市场完全躁动,交投情绪高涨下,两市罕见半日成交额9400多亿元,其中,券商板块半日成交金额达1082.66亿元;北向资金半日净流入逾140亿。

但水滴公司现在面对的现实是,水滴筹赚流量却不赚钱,水滴互助仅通过8%管理费实现微利,而赖以变现的保险平台行业正面临高额的获客成本,压缩着全行业的盈利空间。

“直升机撒钱”拉动消费难以为继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在疫情仍然蔓延的情况下找到工作、偿付迫在眉睫的账单可并不容易。

水滴保是当下水滴公司的营收支柱,水滴筹在下沉市场吃足红利,水滴公司也因此赢得了一轮又一轮资本的青睐,但水滴公司还远远没有达到“大而不能倒”,积极转变观念,努力盘活存量,水滴公司变革迫在眉睫。

摩根大通研究所(JPMorgan Chase Institute)16日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领取每周600美元补充失业金的家庭开支甚至比他们在疫情前的开支还要高10%。

凯投宏观高级经济学家皮尔斯(Michael Pearc)认为:有明显迹象显示,(对就业的)长期损害开始积累,长期裁员开始攀升,从就业到失业的流动仍在增加。而且,如果没有疫苗,持续物理隔离的需要将阻碍经济全面恢复。

“印钱”刺激经济加剧财政恶化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不久,水滴公司对外宣布完成2.3亿美元D轮融资,而在D轮融资完成后,水滴公司估值约为29亿美元。

彭博社报道称,如果没有补充失业救济金,阿曼达(Amanda Steinhauser)的收入将降至每周280美元,她说:“自3月份下岗以来,我一直在找工作,但一直找不到。”“如果没有那600美元,我接下来就完蛋了。”

2020年6月,美国联邦预算赤字达到创纪录的8630亿美元,据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2020财年的前九个月联邦预算赤字为2.7万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多出2万亿美元。

这一天文数字对美国联邦财政的可持续性提出了挑战。

拉希姆佐达表示,愿不断深化双方执法安全领域务实合作。

因此,不少国会议员已经对持续扩大的赤字感到不安。参议员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早在4月份就表示:“我们无法借到足够的资金来无限期地解决问题。”共和党的打算是停掉“慷慨”的补充失业救济金,促使人们重返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