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高三毕业班高考延期后以不变应万变

特写|疫情下的高三毕业班:高考延期后,“以不变应万变”

2020年3月31日,教育部宣布今年高考延期至7月7日、8日举行。

开学前,高三年级的老师们开会制定复习计划。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大楼管理处给每位住户发了一封长长的电邮,详细告知相关情况。这个病例是一位从海外返澳的住户,在居家隔离。没想到,4天后,住户们又收到一封电邮,被告知管理处经理和一名员工,在与那位确诊病例有过接触后被感染。

据周会刚介绍,按照国家统一要求,该校学生需要早晚各测一次体温,并且统计上报。高三年级的学生比其他年级的学生开学早,高一高二学生还没有复课,所以不会出现大规模聚集的情况。就餐方面,高三年级的学生分成两拨放学,其中一批学生到达食堂后,再分成两部分,分别去食堂的一楼和二楼就餐,吃饭时必须分开坐,距离至少在一米五到两米以上。

除此之外,学校还定时对走廊和教室进行消毒,并且要求学生和老师都戴口罩上课。“鄂尔多斯当地疫情并不严重,学生也渐渐放下心来。”周老师按照学校对老师的规定,每次都戴着口罩上课,但最近几次上课,发现教室里的学生们将近一半都没戴口罩,“他们的心比我大多了,但我还是要严格要求学生戴好口罩”。

“高三学生正处于高考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情绪不稳定,原本住校的学生和父母相处的时间比以前三年都要多,免不了发生一些摩擦,进一步影响学生心态。”周会刚说,他的同事在寒假期间接到了学生家长的电话,说孩子和自己的矛盾很大,情绪也很激动,隔三差五就要通过“肢体冲突”解决问题,请求老师出面帮忙。

有史以来最长寒假:“高三学生在家学习效果不理想”

从2月份以来,由于澳大利亚逐步采取各种限制措施以控制新冠病毒疫情蔓延,悉尼科技大学国际新闻博士生肖懿训至今3个月没有理发了。他以前是每个月理一次。他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不理发。“我要把它留到战胜病毒的那一天再剪,纪念我见证了这段历史。那将是我人生中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他告诉中新社记者。

据周会刚介绍,鄂尔多斯市第一中学2019年一本上线率达98%,学校的教学管理在当地以严格著称,“高考延期了,但知识点和方法论还是一样,以不变应万变,这是我们备战的核心策略”。

“我也知道老师们肯定有故意出难一点,好让我们不那么膨胀。但不得不说还挺有效的。”刘奕宁说。

4月18日,高考进入倒计时80天。此时的高三毕业班正在如何备战呢?

自此,肖懿训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把注意力放在增强自身防护方面。他随身携带洗手液、消毒纸巾,在人多的地方会戴口罩。一些当地同学却不以为然。有时候,他也会和他们讨论疫情。也许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其实大家的关注点大相径庭。比如,有的当地同学的作业中,会研究“封城”下家庭暴力是增加还是下降。

澎湃新闻记者 邓雅菲 实习生 苏笑语

在知道高考延期后,周老师班里的学生用了两三天就“被迫”把心态调整了过来——因为老师们布置的大量作业和接二连三的考试,并不会因为高考延期就减量,“学生们因此无暇分心去想太多,也就慢慢接受了高考延期的事情,专心备考”。

顶着疫情压力开学:“一边严格防疫,一边心理疏导”

“这个时候学生的心态稳定最重要,最后就是在拼心态。”周会刚说。

“老师也只能选择两方安抚,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周会刚感叹。

“在全球化程度更高的当下,是时候停下来想一想,社会应该怎样向前发展了。就像我喜欢把做菜的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珍藏着祖国给留学生下发的‘健康包’,只是希望,等我们战胜病毒以后,回过头来看看,我走过了这段路。这是我的人生记忆。”肖懿训说。

3月31日下午,周会刚紧急召开班会。

3月28日,鄂尔多斯市第一中学高三年级正式复课,并且在3月29日和30日两天进行了开学考试。“考试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学校决定推迟进入第三轮复习的时间,用半个月的时间来弥补寒假中学生的学习漏洞,确保复习效果。”周会刚说。

遗憾不是没有,但肖懿训告诉自己,既然出现了疫情,就要认真面对,这是生活的一部分。

今年初,学校的博士办公室里来了一位护理专业的博士生。大家都忙于学习,并没有太多的交流,肖懿训只知道这位邻座的同学是武汉人。不过细心的他留意到,那位同学经常出出进进的,显得情绪不稳定。

说到长达60天的寒假,周会刚坦言,班里的学生不免有些懈怠,“比起往届高三学生10天左右的寒假,这一届的寒假时长远远超出了他们曾度过的任何一个假期。漫长的假期让我们高三年级主任和各科老师都很不放心,担心学生在家里达不到理想的学习效果。”

“你是在给我提前过愚人节吗?”正在备课的周会刚一开始还不太信,他将信将疑地打开网页,看到了高考延期的新闻。

“今年高考出题会与疫情有关,这是肯定的。但是对于文科生来说,其实只是出题材料会与疫情有关,考察的知识点还是课本上的,方法论也不会变。所以文科班针对疫情备考策略是,把基础知识和做题方法学扎实了,万变不离其宗,以不变应万变。”周会刚分析说,“当然,我们会给学生发一些与疫情相关的材料和练习题,让学生更熟悉有关疫情的考题会从哪些方面考察。”

“从通知发布,到调整教学计划,我们仅仅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师生就以全新状态投入到高考备战中。”鄂尔多斯市第一中学教师周会刚有着十几年从教经验,这一届高三已经是他带的第五届。3月28日,该校高三年级正式复课。

把学生们的情绪安抚下来,周会刚平静地劝导学生:“决定已经下来了,抱怨是没有用的。多一个月有多一个月的好处,你们在寒假学习期间也发现了不少学习漏洞吧?刚开学还有人告诉我,剩下六十多天心很慌,现在正是给你们机会弥补。一个月很短,埋头苦学,一眨眼就过了。大家打起精神来,千万不能就此松懈!”

“老师,您听说了吗?高考延期了!”

肖懿训坦言,当时自己感到很恐惧,也在想是否搬离。冷静下来,他再仔细阅读几封电邮,对抗击病毒有了信心。

3月31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第一中学高三学生李毅(化名)急匆匆地走进班主任周会刚的办公室,带来了这个重磅消息。

疫情期间,高三年级的老师在学习群里鼓励学生。

随着政府不断出台各种限制措施,肖懿训和大家一样,禁足在家。4月中旬,他所住的大楼出现确诊病例。这一次,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危险就在身边。

大学毕业在家乡湖南工作7年后,肖懿训到悉尼科技大学读硕士。拿到学位后,他留在澳大利亚工作4年后,决定再回学校充电。2019年,经历多次挫折,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他意外地得到奖学金。没想到,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他的生活又陷入混乱。

开学不到一星期,周会刚已经给班里的同学开了四次班会,每一次班会都有不同的主题,其中一次便是关于上课期间的疫情防控问题。“开班会的主要目的是安抚学生情绪,给学生吃定心丸,再明确学习目标。”

周老师班里的学生李毅回忆起高三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班会笑着说道:“发生什么大事,大家就等着班主任开班会,再大的事儿听完‘周氏班会’,感觉好像也没那么难了。”

进入倒计时冲刺阶段:“拼心态,以不变应万变”

“为此,我们给学生制定了详细的作息时间表,很多孩子都是‘夜猫型选手’,他们宁愿熬夜,也不愿意早起。”周老师介绍,“我们从早到晚详细规定了哪些时间应该学习哪些科目,再由科任老师决定自己负责的时间段给学生布置什么学习任务。老师将书面作业和直播讲课结合起来,先发给学生限时作业,学生写完后再拍照传给老师批改,或者用视频会议软件追赶课程进度,督促他们合理利用时间。”

“在我看来,高考延期有好有坏。如果没有延期的话,学生们一鼓作气冲到6月7日,这一届整体发挥水平不会有太大差别。延期的话,学生们就会产生懈怠心理。”周会刚不久前还接到了家长的求助电话,说孩子知道高考延期以后就放松了下来,“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慢慢调整就可以了。但相应地,多了一个月复习时间,对于学生复习肯定是有帮助的,准备时间多一点,更有利于学生的心态调整和水平发挥。”

尽管学校尽最大可能督促学生学习,周会刚说,学生在家学习效果仍不理想。“线上讲课的过程中学生偷懒、干其他的事情是肯定的,这是全国上网课都会存在的问题。”

“现在虽然我们这里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但是按照我们一个班六十多位学生的聚集密集程度来看,风险还是比较大,大家要做好基本的防护措施。学校也在按时消毒。”周老师一边提醒学生注意防范,又担心各种各样的防疫措施会增加学生心理压力,“大家也不必太过担心,也不要因为是疫情期间就过于恐慌,该怎么学还怎么学”。

疫情打乱了肖懿训的学业计划,也让他放慢了脚步。本来,他4月份要去美国参加一个全球体育传播的年会,6月份从事东京奥运会相关工作,7月份完成博士第一年的考核,这些现在都“泡汤”或推迟了。因为餐馆禁止堂食,从来不做饭的他也只好走进厨房。疫情渐渐向好,他的厨艺也与日俱增。

2月底,澳大利亚开始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和很多人一样,肖懿训也有几分恐慌。当他想做一个媒体对疫情报道的相关研究,与那位武汉同学讨论时才知道,同学的父亲是武汉的一位透视科医生,工作中感染了新冠病毒,不过那时已经康复出院。

除了学习效率难以保证外,周会刚还谈到,学生在家学习的心理状况也令人担忧。

“自己在家里学习,感觉好像什么都会得差不多了,开学考试直接把我们打回原型。尤其是数学,难到让人怀疑人生。”高三文科班学生刘奕宁在开学考试遭遇了“滑铁卢”后,立刻把心收了回来。

学校为学生制定的寒假学习时间表。

“我觉得澳大利亚政府、社区的抗疫措施还是很公开、透明的。比如疑似感染者会主动报告卫生部门、感染病例的相关情况、应该如何自我保护,以及大楼中央空调是否会传播病毒等等,都解释得清清楚楚。前几天,我见到那位经理了。他已经康复上班。真为他高兴。”肖懿训说。

“我第一次感觉,原来病毒真的就离我们那么近。”肖懿训说。不过,那位同学以“过来人”的经历告诉他,要理性对待疫情,不要总去想病毒的可怕。以武汉为例,防护就是一切。

“除正常线上授课外,学校还在寒假期间组织了三次线上模拟考试,并且购买了一个网络阅卷系统,最大程度地保证备考不受影响。三次模拟考试都是采取学生自觉限时,然后将答案传给老师的形式。有的老师会选择开视频会议监考,或者让家长帮忙监考。”但是周会刚没有采取这些措施,“我希望他们全凭自觉,作弊的话,老师也没办法,学生应该对自己负责任。”

谈到进入冲刺阶段的备考要诀,周会刚表示,“备考到现在这个阶段,对重点班的学生来说,知识掌握其实相差无几,我这段时间主要向学生们强调:高考延期,我们以不变应万变,该怎么学还怎么学,按部就班,不能因为延期就松懈。”

周会刚在学生们升入高三后,几乎每周都要开一到两次班会,他开班会并不进行严肃和枯燥的说教,而是用开玩笑、讲故事的方式和学生们“唠”,“其实这也是一种心理疏导。”

“但是,得知高考延期后,正在备考的高三学生的学习计划和心理状态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影响,我们要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周会刚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除高考延期外,疫情下开学的高三毕业班处在严格防疫中,每天两次的体温监测、戴口罩上课、定期消毒等措施,都使2020年的高考备考变得更加特殊、更具挑战。

“同学们都知道高考延期了吧?”他话音刚落,班里的学生就都开始叫苦:“又要多受一个月的罪!”“7月份多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