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举报”胡锡进又是个骗钱的把戏

原标题:黄之锋“举报”胡锡进?又是个骗钱的把戏

(观察者网讯)为宣传乱港行为而到处“碰瓷”的黄之锋,这回又炒作起谣言恶意抹黑《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而此举又是他骗钱把戏的一环。

“以前,村道上到处是灰渣,新媳妇儿骑着马在村里也转不开。”靳珠元告诉记者,浙水村自古就有着娶媳妇儿要骑马在村里转一圈的习俗。而今,这个有着明清遗风的古朴小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驿站进农村,一村带百村”,是陵川当地提出来的全域旅游发展思路。太行一号国家风景道陵川段的四个乡镇,每个乡镇打造一个样板的“农村驿站”。通过市场化融资的方式,建设休闲、康养、特色农业等不同特色的农村驿站,让游客体验“不浓不淡,美得刚刚好”的乡村生活。

浙水村的书屋。杨杰英 摄

靳珠元,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六泉乡浙水村村民。自幼生活在被群山怀抱的浙水村,靳珠元见证了这个有着500多年历史的传统古村落的“新生”。

有着明清遗风的浙水村。杨杰英 摄

离浙水村20余公里外的松庙村,亦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建设康养松庙驿站。根据当地特色民居特点,设计有精品民宿、木屋生态餐厅、木屋别墅等旅游设施,通过招商引资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产业,积极对接中药材种植扶贫开发项目,大力发展中药材种植产业,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美丽宜居。

浙水村历史悠久,集古屋、古街巷、古井、古树、古风古韵于一体,被誉为“遗世而独立的幸福古村”。浙水村是“中国传统村落”“中国慢生活休闲体验区”“国家森林乡村”。

有着明清遗风的浙水村。杨杰英 摄

此外,何某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自首情节,且能自愿认罪,可予以从轻处罚;何某对被收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亦可予以从轻处罚。综合考虑何某犯罪动机、犯罪情节、悔罪表现并参考其所在社区的评估意见,法院认为何某符合缓刑适用条件,决定对其宣告缓刑。(完)

“我们这里地处晋豫要塞,自古就是两省重要通道,遗有留人店、油坊、烧饼铺、京货铺,是陵川的古八小镇之一。”浙水村党支部书记靳慧永介绍,随着年代久远和越来越多人进城,村里不少的古院落开始闲置,甚至坍塌。

然而,黄之锋这回炒作谣言,不过又是一个骗钱的把戏而已。Patreon是一个允许创作者设置收费订阅、赚取创作报酬的平台。黄之锋则借用这一机制,想要查看他的“文章”,就必须先给他付钱。

实际上,黄之锋在该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也基本都是些荒谬的乱港理论,或是编造谣言污蔑香港及内地警察、鼓吹某些外国政客的涉港言论等,就连生活照也被他当成收费内容发布。

21日,今年82岁的靳珠元倚在自家老院的门口,向从河南郑州慕名而来的游客讲述着这个名为“浙水村”的故事。

黄之锋设置的付费标准共有三档,根据每月订阅费用不同可解锁不同内容:最低一档为每月10美元;第二档为每月50美元,可解锁“文字动态”并优先阅读“贴文”;第三档为每月150美元,可获取“独家分析和视频”。而这篇造谣胡锡进的文章就至少得付10美元才能查看。

陵川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原红芳介绍,太行一号国家风景道陵川段打造“农村驿站”的规划。杨杰英 摄

在靳珠元看来,什么是乡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再为进出村的路而犯愁。“从前的路太难走,去一趟县里要走一天,去市里要三天。”

浙水村历史悠久,集古屋、古街巷、古井、古树、古风古韵于一体,被誉为“遗世而独立的幸福古村”。杨杰英 摄

记者采访时,来自郑州的张金苹认真地看着这里的木雕、砖雕,并不时地向靳珠元打听着古建筑的历史。只听曾经来过的人说“浙水路难走”,等张金苹自己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的山路早已成了旅游路和致富路”。

随后黄之锋借机污蔑胡锡进“爱国但子女却在海外”,还号召网友“通知”加拿大政府“胡锡进的‘儿子’可能已经移民当地”,要“举报”胡锡进。

2018年12月底,黄某的妻子产下一名男婴。何某为传宗接代辗转与黄某取得联系,前往医院与黄某商讨,最终黄某同意以58000元的价格将儿子卖给何某。2019年10月,何某主动向公安局投案,被拐卖的两名儿童已交由福鼎市福利院代为收养。

黄之锋在Patreon设置的收费等级

法院审理认为,黄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两名亲生子女,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何某明知是被拐卖的儿童仍予以收买,其行为已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黄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坦白,并能自愿认罪,予以从轻处罚。

而靳珠元和他的几个老伙计在村里也当起了“义务导游”,前来的游客都会问问他们这个村的历史和老房子的故事。

地处太行山深处的传统古村落,正在重获“新生”。(完)

“冬天,儿女接我去市里住;夏天,我就回到村里的老院子避暑,现在交通很方便。”对像靳珠元儿女一样的年轻人而言,回浙水的路不复漫漫,乡愁不再是愁。

为此,浙水村在2019年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有效盘活了村内29处民居和200余亩土地,还借助太行一号国家风景道沿线村庄建设的契机,建起了古镇浙水驿站,在原有古院落的基础上修缮发展建起了民宿,让昔日的古村落重新焕发活力。

此次黄之锋散布的谣言其实也是个由来已久的“陈年谣言”。胡锡进早已多次对这一恶意中伤的谣言作出过澄清。早在今年5月,胡锡进就在微博上辟谣称自己仅有一个女儿,而且是地道的中国籍,北京的上班族。

借着乱港反华活动大肆敛财的把戏,黄之锋早就不是第一次搞了。今年5月,黄之锋所在的“港独”组织就曾公然售卖缺少安全认证的“非中国造口罩”,结果被香港海关查处。8月乱港分子周庭被捕后,他又公开号召乱港分子“课金”(付费)支持周庭。

游客刘普战和家人在村里一路走一路拍照。“想不到隐藏在大山中有这样一个古村落,文化底蕴如此深厚,吃在农家乐,住在民宿,享受真正的乡村游。”

浙水村与松庙村建立股份经济合作社,是陵川县激发太行一号国家风景道沿线村庄集体经济建设活力的缩影。

离浙水村20余公里外的松庙村,正在建设康养松庙驿站。杨杰英 摄

据香港《星岛日报》10月15日报道,黄之锋又在创作平台Patreon发文编造胡锡进“安排孩子移民加拿大”的谣言,还特地配上一张所谓的“胡锡进与儿子及女儿在机场的自拍照”。